感觉就像“从家飞”

感觉就像“从家飞”
2019-03-13 12:35 未知 编辑:admin

  乘高铁去机场坐飞机,机场负责报销高铁车票,这是河北省石家庄机场去年底推出的空铁联运服务模式的重要内容。据了解,这是国内推出的首个由机场主导的空铁联运模式。记者5月2日从石家庄机场获悉,从2012年12月26日至今年5月1日,总计30198名乘客享受到了空铁联运带来的便捷与实惠。

  高铁与民航从竞争向竞合的转变,不仅改变着京津冀区域的航运格局,更悄然影响着消费者的出行选择与消费生活。

  4月25日上午10∶37分,太原至北京西的D2002次列车到达正定站。记者与出站的几名太原乘客一道,出检票口向右,来到高铁正定机场站候机楼——石家庄机场T3航站楼。

  这座总面积1500平方米的候机楼分上下两层。高铁转航空乘客在一楼东侧完成值机手续后,就可以到二楼大厅入口南侧的“从家飞”柜台,凭登机牌、身份证和高铁车票原件办理高铁车票退款。航空转高铁乘客的退款,同样也在这里完成。

  “最多5分钟,苏先生一行就可以到达机场。”候机楼引导员李小姐告诉记者,机场摆渡车随高铁列车到达时刻走,正定站停靠的11个班次的高铁、动车均有对应的机场摆渡车。

  空铁联运是指航空运输与铁路运输之间的一种联合协作运输方式。据河北机场管理集团副总经理李宁介绍,去年12月26日京沪高铁贯通后,为增加机场客流量,加大市场培育力度,石家庄机场推出了“7城市坐高铁乘飞机可双向报销火车票”政策:由太原、阳泉、北京、涿州、高碑店、郑州、安阳7地乘坐高铁和动车组二等座至正定机场站乘机出行,或乘机到达石家庄机场后再由正定机场站转乘高铁前往以上7地的旅客,都可以在候机楼凭登机牌、火车票、身份证办理火车票退款手续。也就是说,石家庄机场承担上述地区至正定机场站间的火车票费用。对于隔夜中转的乘客,机场还视情况提供一晚免费住宿。截至目前,机场已投入100余万元用于7地市换乘乘客的高铁车票报销。

  “从北京西站到正定高铁站,大约1小时15分钟。虽然和从北京西站打车到首都机场时间(不堵车时)差不多,但花费却要少许多:从石家庄机场至上海航班票价最低约439元(含燃油附加费和机场建设基金),而从首都机场出发的航班则需600元左右。最重要的是,111.5元的高铁票价机场是可以报销的,而这笔钱,大致相当于前往首都机场的交通费用。”对于经常奔波于北京上海之间的魏先生来说,“空铁对接”的好处,从他心中早就熟知的这笔账上就能看出来:仅一趟单程,就能省260元左右。“有了这样的服务和优惠,每次坐高铁去石家庄机场坐飞机确实感觉是‘从家飞’”。

  中国民航局统计数据显示,去年1-11月,高铁对民航运输总周转量的影响为0.3个百分点。而民航局此察京沪穗机场始发与高铁线公里内的航线,受冲击更大。

  河北机场管理集团市场部经理王亚琦接受记者采访时说,针对这种情况,机场和航空公司方面除尝试多增长途航线外,还有就是和铁路部门联手推出更为方便的联程出行方式。

  据介绍,目前北京首都机场高峰时段客运起降已完全饱和,国内有60多个机场、11家航空公司,要取得首都机场航权非常困难。

  数据显示,2011年,京津冀地区“三市四场”(首都机场、北京南苑机场、石家庄机场、天津滨海机场)中,首都机场旅客吞吐量占总量的87.7%,整个地区航运发展呈极不平衡的“马太效应”。京津冀间迫切需要实现航空资源的有效配置。

  记者从河北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了解到,正是看到这一现实,中国民航局将石家庄机场定为首都机场的主要分流机场,以缓解后者航班拥挤困境。

  与民航部门的思路不完全相同,河北省方面还有自己的打算:即如何通过发挥综合交运体系潜力,加速搭建京津冀经济圈资金、人才、产业等方面便捷的对接通道。

  北京铁路局石家庄铁路办事处一位负责人透露,高铁正定机场站起初并不在京石高铁的规划当中,是河北省发改委牵头向原铁道部提出的要求——在正定设立高铁车站,以实现真正无缝的空铁联运。

  石家庄机场数据显示:去年12月26日京石高铁开通首日,仅有34名旅客通过高铁到机场换乘飞机,而截至目前,日均客流量已达400人左右,高峰时突破500人次。

  数据显示,推出空铁联运产品后,石家庄机场接待的旅客中,北京旅客占总数的35%;河北省内北部的保定、高碑店、定州、涿州以及南边的邯郸、邢台等地客流占总数的55%;山西省太原、阳泉及河南省郑州、安阳旅客占总数的近10%。由高铁转乘飞机的旅客覆盖了石家庄机场目前的43条航线,涉及上海、重庆、广州、深圳、台北等多个热点城市。

  王亚琦分析指出,上述数据说明空铁联运为高铁沿线万人口以上规模的城市,弥补了没有机场或机场航线航班不足的短板。另一方面也表明,300公里区域和1小时时间,是旅客选择空铁衔接的最佳时空区间。

  据河北机场管理集团总经理张彦杰透露,机场正与北京铁路局积极沟通,争取短期内实现空铁联运一站式购票。“本质的问题就是一个结算的问题。”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原院长田保华认为,国家“十二五”规划里明确提出要建立综合运输体系,其中涉及票价一体化问题。铁路和民航票务系统的整合,交通运输部应该并且也将会有所动作。

  张彦杰说,目前石家庄机场“空转铁”人数是“铁转空”人数的1/3,空中航线相对丰富,而铁路现有的11个停靠班次相对较少。铁路停靠班次若能增加,还将进一步激发联运潜能。“空铁联运提升了公品的延展性、普适性。”中消协理事、河北经贸大学卢嘉瑞教授认为,这一点从一个变化上就可以看出来:联运产品推出后,高铁乘客已不再是单一的商务人士,工薪阶层、背包客的身影也越来越多。

  “石家庄机场与高铁从竞争到竞合的成功,本质上就是通过资源的合理配置,更好地服务于公众、服务于消费者。”卢嘉瑞认为,中国高速铁路网将在2020年基本成型,但截至目前,国内集轨道交通、高速铁路于一体的大型综合交通枢纽只有虹桥机场。包括武广高铁在内的高速铁路都没有在沿途省市机场设站规划,且出入机场的市内轨道交通与高铁之间也没有顺畅的连接规划。对此,有关方面应有所考虑。